那些虐打孩子的“临时工”,到底是从哪儿来的?

时间:2017.11.09

       关于携程职工幼稚园的事情,牵动了很多家长的心。当您有选择幼儿园权利的时候,请一定要看幼儿园老师的状态:朝气蓬勃,阳光活力,笑容满面,亲和力强,喜欢和孩子们一起游戏,是否值得托付,让孩子快乐、健康成长!

       近期网上曝光出了两段虐待幼儿的视频,一个是老师直接将孩子推到,一个老师是给孩子喂不明物体(芥末),后来有人指出这是上海携程亲子园老师虐待幼儿的视频。随后也有人发出幼儿耳朵红肿的照片,有人指出老师还给幼儿嘴里眼里喷射消毒水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事件曝光后,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携程因此召开了说明会,会上涉事老师下跪忏悔,也有家长情绪激动愤怒不止。只是,看着有关各方的表现,我以为这件事情绝对不能止步于开除涉事老师而已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从目前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出,这是携程为职工办的亲子园。亲子园只是招收18个月到24个月的幼儿,位置在携程大楼的一楼,投资400多万。但是这个亲子园的经营管理是由“专业的、有资质的”,隶属于上海《现代妇女》杂志社的“为了孩子”学苑承担。全名是“妇女儿童之家——携程亲子园”日常服务托管项目。杂志社是上海市妇联的全资刊物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也就是说,该亲子园发生了虐待幼儿事件,携程只是监管责任。尽管携程的CEO撰写亲笔信,表示“携程第一时间成立了紧急处理小组,携程高层也连夜召开紧急会议,坚决表态,要和携程的父母们站在一起,对责任人员追责到底。”

       问题是,此事要不是有家长发现幼儿耳朵红肿,到亲子园查阅监控视频,诸多的虐待事件又咋可能曝光呢?不知道,在携程聘请第三方负责亲子园的管理时,又是如何定位监管职责的?虐待事件曝光了,携程的监管又是如何落实的?总不会,该问题曝光了,此后再聘请一家,流于形式的监管依然如故吧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还有这事件发生后,当地教育部门将责任推脱得干干净净,那么不知道教育部门的职责是啥?至于教育部门认为是妇联负责,妇联的职责中有此类内容?从教育部门的口中知道了,这个携程的亲子园不是教育部门发放的办园许可,难道说妇联也能有权限负责办理亲子园的许可?

       该亲子园在2016年2月就开办了,然而仅一周就被相关管理部门紧急叫停过一段时间,理由是缺少“行政许可”。携程委托第三方经营管理后,尤其是这个第三方是妇联旗下的“为了孩子”学苑后,亲子园的项目得到政府与妇联的支持与鼓励。同时,按照携程总裁的话来说,“即便是携程这样的大型企业,也是在投入大量资金,尤其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审核流程之后,才获得了相关许可。”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很显然,这个携程的亲子园是有相关许可的。到此,虐待事件之所以发生,发放行政许可的部门和“为了孩子”学苑项目管理者都是难逃其咎的。

       实际上,为了平息时事端,“为了孩子”学苑项目到目前为止,已经开除了保洁员、保育员、班主任老师和负有管理责任的园长,所谓的四个直接责任人。其实,要是仅仅开除了四个责任人,而管理制度不更改的话,类似事件还是难以避免的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按道理说,妇联旗下的项目应该说是更为关注妇女儿童利益的,咋能出现虐待幼儿的事件呢?百思不得其解的我,看到了媒体对该项目负责人的采访后,似乎有点明白了。“希望不要认为我们所有的老师都是这样的,希望各位家长宽容一点,老师也不容易”,这样的话在虐待事件发生后,竟然也能坦然说出,如果不是我断章取义的话,只能说明这位负责人压根就没有意识到项目管理上的严重问题。人性本是恶的,没有科学合理的亲子园管理措施,只是认为这是个别老师的问题,显然在这样的负责人管理下,根本不可能保证类似事件不再发生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当这位亲子园项目的负责人说出了这样的话之后,不知别人咋想,我是出离的愤怒了。“出了事后,我们会重新调整内部管理,看看哪些可以改进,哪些可以做得更好,将监控方面权责划分得更清楚,什么人来看,什么时候可以看。”弄了半响,原来在这位负责人眼中,不是解决问题,而是想着解决发现问题的人。尤其是要严格管控起监控内容,对啥人能看做出限制。难道说不让家长看监控了,就能掩盖虐待的事实吗?

       携程是监管责任,妇联是监管责任,亲子园项目负责人是管理责任,看来具体的责任人就只有涉事的四个人了。涉事的四个人,已经被开除了,她们也有可能会被警方处罚,然而,承担监管责任的和承担管理责任的会有啥影响呢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也许会有不痛不痒的批评或者处分之类的。这样的处理能解决亲子园的问题吗?很难。如果携程不用具体的措施落实好监管责任,如果项目负责人不改进管理,从细节上,从严管厚爱提高,就是换几个老师,换个亲子园或者其它名称,也无法杜绝对幼儿的虐待行为。毕竟,目前曝光出来的对孩子虐待事件已经不少了,类似的问题都只是偶然才发现的,没有被发现的还不知道有多少?社会上尽管也有幼儿老师被追究刑事责任的,可是高压的形势下,效果不大的原因究竟在哪里呢?

       教师资质要求,幼儿园行政许可,甚至也有密布的监控视频,可是为啥类似的问题依然层出不穷呢?在我看来,关键的是缺乏责任心,所有的管控措施都是流于形式。资质成了收钱就办,行政许可也是看重形式,而长期的持续性的监管却缺乏。本案例中,携程如此,妇联如此,教育部门如此,受害的就只有幼儿了。据说,在携程的见面会上,部分情绪激动的家长忍不住对涉事老师“拳打脚踢揪头发”,如此暴戾能够解决问题吗?如何用制度去约束人性,如何让管理者负起责任,如何让幼儿老师们不敢作恶,这的确是个需要长期探索的问题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管理方独家回应:涉事的不是老师是“阿姨”,会喂芥末让孩子尝味道

       “撇开这个事情,她(阿姨)还是积极卖力的。”

       目前,整个亲子园设有日托班5个,共有125名1.5—3.5岁未上幼儿园的宝宝在此托管,平均每班25名宝宝。

       今天下午,亲子园管理方“为了孩子”学苑的负责人张葆葆接受了新闻采访。

       她说,视频中出现的黄衣女子并非老师,而是保洁阿姨。因为孩子年龄小,都需要照顾,在他们大小便后,“阿姨”会拿着消毒液去清理。

       张葆葆说,这位阿姨今年40多岁,是外来人口,上岗一年有余。“是通过第三方招聘网站找的。”

   

       “要想入职,首先要有健康证,再就是喜欢孩子。所以,对其性格方面也会有一定考察。” 张葆葆记者回忆,“通过交流,我们感觉,这位阿姨还不错。而且,在工作期间,还得到了部分家长的好评。撇开这个事情,她还是积极卖力的。”

分享

上一条:没有了! 下一条:2017第五届西部幼教论坛圆满落幕!幼学立身 幼爱立心